物流流氓丨这个群体说的到底是谁?

 货运路线     |    2019-01-11 10:46

低价优质本身就是耍流氓

资本包装本质就是耍流氓

货大欺主本来就是耍流氓

各种内耗让大家都成流氓

半天时间过去,脑子里一直都是关于这段话的思考,跟着裴总的论断,我也把自己关于“物流流氓”这个话题的思考写出来,分享给大家,欢迎大家一起讨论。

当然我们必须声明在前,这里所谓的“流氓”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流氓”,小伙伴们不要跟着起哄啊。

一、低价优质本身就是耍流氓

我们大多数的客户在发货时,都是希望以最低的价格得到最好的物流服务(时效快、货款快、货安全、服务好),希望把物流成本压到最低。但是作为客户本身,你又希望你的客户能够给你让出更多的利益空间,这样你自己才可能更好的生存。这个时候,你是否想过,物流服务虽然是一种无形的服务形式,但是你增加的每种服务要求,我们都要增加相应的人力、物力、沟通成本去做保障。

虽然在你认为,我们只是动动嘴皮子,或者是稍微注意一下,但是,亲爱的客户,物流服务是一个链条节点型的服务形式,只有每一个环节都按照您的要求操作了,才能最终保证您的服务要求,不然的话,我们的所有承诺都将无法达成。

所以,我们的服务不是简单的一句话的事情,是要我们付出大量的成本去做保障的。这个时候,您还是一味地要求低价格,这难道不是一种“耍流氓”的行为吗?(千万不要因为这一句话而不跟我们合作呀!)

【贵哥点评】:

物流的运作模式决定了其成本支出,您的每项额外要求,都应该有相应的付费行为,一味地压榨价格就是一种“耍流氓”的行为,您也就是“物流流氓”了。

二、资本包装本质就是耍流氓

这几年的物流行业充斥着各种资本的影子,物流的形式、模式、规模也发生了千奇百怪的变化,到处喊着标准化、规模化、品牌化,一味的要求所谓的数据流量,一心为了融资、为了IPO。但是我们作为实实在在的物流从业者,必须始终保持一个清醒的认识:万变不离其宗。

单纯的就运输来讲,我们的每个客户需要的只是你把货物从这个地方安全、快捷、省心、安心的运输到要求的地方,客户才不管你是大公司小公司(说的有点片面),才不关你是通过哪种途径进行运输(特殊物流需求除外)。

所以一些通过资本包装的企业、联盟、平台,拿着所谓高大上的东西让一些不知所以的物流人去加盟入驻、注资入股,最终造成的是整个物流行业的浮躁,还有整个需求市场对物流行业的偏见。这种资本包装的行为,带来的负能量就是一种“耍流氓”的行为。

【贵哥点评】:

任何资本的包装都必须落地到其物流产品上,如果这种产品适应市场的需求,并能进行有效管理,同时可以保证各方的相应收益,这种资本包装是值得尝试的,否则这种资本包装就是“物流流氓”。

三、货大欺主本来就是耍流氓

所谓的货大欺主,就是仰仗着自己企业能够提供大量的、可运输的物流货源,而不顾物流企业的死活,强行压榨物流企业生存空间的行为。

这一类的企业对我们物流人来说,从不陌生,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要求各种品质考核的KPI,只要有一项不达标,那就是扣钱罚款,或者是推迟运费结算。

但是这个时候的物流企业,却也无话可说,无苦可诉。

谁让我们自己“贱”,非要拉别人的货呢,因为我们知道:我不拉,还有一大堆人排队等着拉呢。所以,就是这么“贱”的情况下,我们也没办法啊,都要生存啊。面对这种货大欺主的企业,我们物流人,也只能被这些“流氓”耍了。

【贵哥点评】:

货大欺主行为的发生,不仅有货主的原因,也有物流企业自身的原因。单纯的依靠价格优势进行企业竞争,损害的最终是自己。

对于那些无底线压榨运费、强行给油卡的企业,你就是“物流流氓”;还有你,别跑,作为物流同行,更是无底线的底价竞争,你也是一个赤裸裸的“物流流氓”啊!

四、各种内耗让大家都成流氓

关于内耗的问题,个人觉得有两方面因素。

一个是同行业的竞争,也就是在同区域、同线路等同质化严重的物流企业之间进行的,最终造成整个市场在这个区域或这个线路没有一家拿得出手的物流企业,大多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服务水平,对整个市场来说,真的是不想看到一种局面。

另一个就是企业自己内部的管理问题,相信很多物流企业并不都是含着金钥匙诞生的,很多制度、规定、标准都是在摸索中完成。这个过程中又要面对各种裙带关系、拉帮结派、利益划分等棘手问题,造成公司内耗不断。

这两种内耗行为都把大家逐渐逼成了“物流流氓”。

【贵哥点评】:

内耗问题在任何一个物流企业都会存在,但是作为物流企业本身来说,对外,你必须拿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围绕客户的实际物流需求研究你的物流产品;对内,必须建立好适合的管理制度并坚决执行,这样才能减少内耗。

如果你这企业每天还在内耗中前行,我相信,你的身边就是一大堆“物流流氓”。

写在最后

物流行业的发展到了大变革的前夕,各种模式各种玩法都在大量试水,中原逐鹿之势依然形成,谁能最终笑傲物流江湖,我们都将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