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里的货运列车“外科医生”

 货运百科     |    2018-08-16 06:18

三伏天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日子,当大多数人都在空调房里避暑的时候,还有一些人,不仅要在高温下手捧“火炉”,还得穿着双层工作服。他们就是被称为货运列车“外科医生” 的熔接工。

在中国铁路郑州北车辆段修车车间,每天八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熔接工陈冠宇修补的每条焊缝,都必须在这样的“全副武装”下进行,否则就会被1500多度的焊渣烫伤。

郑州北车辆段修车车间熔接工 陈冠宇:

从上到下,安全帽、防护镜、口罩、然后外面这个电焊作业服,里面的夏季作业服

记者:全是长袖吗?

陈冠宇:对,都是长袖,全部都是长袖,然后手套脚盖,鞋,两层的裤子,捂得特别厚。开玩笑吧,我跟烤肉之间就差一把孜然。

熔接工被称为货运列车的“外科医生”,零部件开裂、断掉这样的外伤,都要靠熔接工们“妙手回春”。由于多数故障发生在车底,陈冠宇和同事们常常一钻车底就是一个多小时。

郑州北车辆段修车车间熔接工 陈冠宇:

更怕像这种吊架在犄角旮旯里面,就在这挤着,挤着的环境空间更狭小,(焊渣)溅到身上会烧。

记者:你这个大个在这儿是不是更吃亏一些?

陈冠宇:对,特别憋屈,有时候恨不得给自己双腿锯了,只长一米五。

虽然姿势难受,耳边还有高达110分贝的机器运行噪音,空气里弥漫着难闻的焦糊味,但对熔接工来说,心却一定要静。一根焊条需要两分钟焊完,熔接工的手必须平稳移动,否则焊缝受热不均匀,不仅焊接效果打折扣,甚至会影响行车安全。

郑州北车辆段修车车间熔接工 陈冠宇:

这个为啥叫鱼鳞纹,就是它一层一层的,然后分布得比较均匀,相当于外科医生做手术,最后缝合伤口的时候,就是焊得不好的情况下,不仅丑,而且容易崩开。

高温加闷热,让熔接工们时刻挥汗如雨。为了保证不中暑,每隔一个多小时,大家就要抓紧时间去喝水。

郑州北车辆段修车车间熔接工 陈冠宇:

每当往待检室走的时候,心情总是跟下了班的心情一样,这会终于能缓口气了。

记者:一进这个门什么感觉?

陈冠宇:瞬间感觉就是那种很幸福的感觉。

记者:两层全透了。

陈冠宇:对,两层已经全透了。

记者:这个外套还很厚呢。

陈冠宇:对,这个已经湿透了,这个背面已经透完了,这个(里面衣服)也差不多了。

记者:袖子上这么多小孔是怎么回事?

陈冠宇:这全是电焊那种火星飞溅溅到衣服上留下来的痕迹。

记者:两层都可以穿透?

陈冠宇:三层都可以穿透,这个就是三层,手还烧个这,可以说(受伤)是标配。就是你身上没有伤疤,就不是电焊工。父母心吧,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这么累这么脏,但是像这种活没有人干也不可能,(受伤了)一般就回家躲着点,说一下不小心碰到了

作为负责郑州局集团公司半数以上货车维修的“大型医院”,陈冠宇和班组里17名熔接工平均每天要检修近60辆列车,为了赶进度,大家有一个不成文的默契:喝完水就走。

郑州北车辆段修车车间熔接工 陈冠宇:

一般就是一两分钟 两三分钟(就走),完全是两个世界,里面感觉跟天堂一样,很凉爽,外面就很燥热、就跟那个地狱一样,什么都没有,就是无尽的热。

虽然嘴上把车间比作“地狱”,二十四岁的陈冠宇却是几年里在这坚持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年轻人,同一批分到熔接班的同龄人辞职的辞职,调走的调走,陈冠宇却很“安心”,他说,在这里,他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郑州北车辆段修车车间熔接工 陈冠宇:

坐火车或者干什么,看到了打着三个字“郑郑北”的时候,我就会可自豪地跟别人说,你看这个车是我修的,那时候我感觉是最幸福最有自豪感的时候。

责任编辑:启明  编辑:思园

内容总监:徐辉  韩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