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峰会】智造时代下的新物流(四)

 货运百科     |    2018-09-26 07:37

写在前面

互联网的发展从未停止过脚步,制造业智能化进程更是如火如荼。今天我们通过“两个平凡人物”的失业经历,感受制造业智能化转型速度之快及对新物流的迫切需求。

在一年中的大多数日子里,交易员威廉·张都会按时在7点起床,边吃早餐,边浏览《华尔街日报》上的新闻。纳斯达克指数稍有下挫之时,正是他低价完成买入单的良机。

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时,威廉·张主修的是经济学和公共政策研究。最初,他对自己的规划是成为一名商业律师,但觉得律师终究还是乙方,施展空间不大。付出很大努力之后,他终于幸运地加入了雷曼兄弟。要知道,一个在美国留学的中国人,那时最好的归宿就是进入华尔街工作。

成功加入这家150多年历史的美国著名投资银行,让威廉·张的幸福与兴奋溢于言表。他每周工作80到100个小时,把工作当成了新的信仰。

然而没日没夜的勤奋并没有换来多好的结局,入职三年后,他被公司解雇了。

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的高管层向公司全体发送了最后一封邮件。在金融危机的舞台上,这家老牌投行凭借美国历史上的最大破产案占据了C位,几万名雇员整整齐齐地集体下岗。

握着一纸解聘合同,威廉·张瘫坐在电脑前,屏幕里的K线图打在迷茫的脸上,一大团绿色掩饰了他的苍白。这份迷茫不是威廉·张丢掉工作的迷茫,而是金融、地产等虚拟经济无可回避的周期性迷茫。

如果看到了威廉·张的如此惨状,匹兹堡市的老乔治也许会感同身受。过去二十余年中,乔治·霍福德一直努力打拼,日子却越过越惨淡。

1985年,高中文凭的乔治进入匹兹堡一家钢铁铸件厂工作,时薪8美元(依通胀率换算约等于目前25美元),还有加班费。

年轻的乔治很享受每天穿着钢趾靴,戴着护目镜去上班的生活。几年的勤奋工作后,升职加薪的他有了两个孩子,全家搬到了更好的社区,生活的美好蓝图似乎徐徐展开,未曾想却是“图穷匕见”。

八、九十年代,美国东北五大湖沿岸大量的工厂陆续迁到了东亚和南亚。自那之后的30年,美国东北就像如今的中国东北一样,在繁华和荣耀的功劳簿上,谱写着传统制造业与实体经济的挽歌。

1998年,中年失业的钢铁工人乔治流着泪回到家。赶在世纪之交前,他不得不向往日的美好挥手诀别。随后的10年里,老乔治换了6份工作,但在和年轻人的竞争中,他已经不再具有任何优势,只能在快餐店、咖啡馆打零工谋生。

为失业而流泪的乔治可能没意识到,雇主与雇员间的供求关系早已发生改变。由于自动化技术和信息技术的逐渐兴起,大量简单的体力劳动已经可以脱离人工自动进行。

而在电脑前迷茫无措的威廉·张可能也没意识到,没有足够强大的实体经济支撑,千万个金融精英会无意识地把虚拟经济的泡沫越吹越大,直到幻灭。

美国本土制造业的衰落让多个州成为了“锈带”,既瓦解着强大的蓝领中产们,也从根基上动摇了美国“过分”发达的金融产业。从1970年到2010年,全美蓝领岗位数量下降了60%以上,而蓝领对美国经济的贡献也从28%下降到了17%。

经过反思的美国政府,把升级并重振制造业视作首要任务。2008年,奥巴马上台后旋即提出了“再工业化”的口号,在2012年的国情咨文中,奥巴马更详细阐述了“制造业回归本土、技术密集型新兴产业”以及“更为强硬的贸易措施”三部分内容。

由于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已经不可能在美国“死灰复燃”,要给“锈带”除锈,只能想办法把老工业和新技术结合起来,“智能制造”就在这样的因缘巧合下被推到了台前。

在此前后,德国鲁尔,英国伯明翰,韩国蔚山,美国五大湖,中国东北……这些试图复活的 “锈带”们也相继催生了新的工业计划。工业互联网、工业4.0、智能制造2025……这些战略规划虽各有不同,但都立于同样的基础之上——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爆发式发展。

通过虚拟网络和实体生产的相互渗透融合,智能制造将专业知识和经验融入了感知、决策、执行等多个制造环节,让整套制造系统都具备了在线学习和知识进化的能力。

各个企业及各个生产单元的高效协同,不仅减少了对人力资源的需求,还能精准地预测用户需求,进行多样化、个性化地柔性生产,并实时监控整个生产过程,实现低成本的定制化生产。

当然,从采购、生产到销售,制造业始终离不开物料的流通。因此,“智造时代”只有智能生产是不够的,还要囊括智能物流才能覆盖完整的智造闭环。近十年来,立体仓库、AGV、智能分拣系统、定位终端、温湿度终端采集器等硬件设施的应用已经日趋普及,以WMS和TMS为代表的软件系统也基本成为了大型制造企业的标配。

显而易见,物联网化是“智造时代”彻底改造生产、物流基础设施的根本路径。以往的工业大生产强调社会分工,智能制造则更看重彼此的共享。设备与设备、车辆与车辆、各工厂之间以及供应链上下游企业间的无缝共享与对接,给进一步的数字化、智能化带来了可能。

沿着智能物流的发展路径,易流正努力用技术赋能制造企业供应链,实现“智造时代”的华丽转身。在易流E6透明服务平台上, 通过物流基础设施的物联网化,物流全链条的数字化和物流全场景的智能化,让制造业企业实现安全、成本、效率、体验上的价值提升。

在易流大数据支撑平台上,制造企业还可以便捷地使用智能配载、调度和路径优化等功能,降低车辆空驶率、空载率;轻松地通过自动生成的数据仪表盘,分析业绩指标,完成周期考核,智能化地辅助制造企业进行经营决策。

今年,苹果公司开始考虑把一些生产线移回美国;对采购价十分敏感的沃尔玛也表示,将不断提高从美国本土供应商的采购;空中客车公司将在阿拉巴马州建立全新的客机制造基地。越来越多的顶尖企业选择了“支援家乡”。

如果全球制造业分为四级梯队,中国工信部部长苗圩曾评价“中国制造业只能处于第三梯队,要成为制造强国至少要再努力30年”。与此同时,高端制造业回流、中低端制造业迁往新兴经济体,双向夹击又在不断给中国本就不厚实的制造业提出难题。

中国制造业急需降本增效,在生产和流通两个方面完成“智造时代”的转型。从物流基础设施的物联网化,物流全链条的数字化,到物流全场景的智能化,易流力求构建的物流透明生态体系,正在赋能、连接越来越多转型中的制造业伙伴。

伙伴们的身份各有不同,有的是国际顶尖的通讯设备制造商,有的是全国人民都在吃的知名食品,有的又是能源行业的巨无霸,但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就是一起为智造2025而努力,让中国在世界工厂的基础上,突破层层困难,迅速转型为全球智造中心。

这两年,老乔治的笑容逐渐又多了起来。匹兹堡市经过二十余年的新经济改造,已经是全美绿化率最高、最清洁的城市,如今还是医疗、教育、互联网、机器人制造企业的栖息地。老乔治的儿子麦基刚刚毕业,就凭借软件工程专业的硕士文凭,加入了老牌的美国钢铁公司。不同于父亲,麦基是在为钢材的自动化生产系统提供软件运维服务。

经过短暂的迷茫,勤奋的威廉·张再次看准了职业生涯的新方向。因为有不错的数理统计基础,在自学两年Python之后,他从投行的一名普通交易员,转型成了设计金融模型的Quant,每天在对冲基金公司和算法打交道。

技术变革带来的的结构性失业从没有消失过,为威廉·张、乔治·霍福德们鸣冤,从来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只有通过推动技术普及和教育进步,让落后的企业和失业者跟上浪潮,才能尽量弥合时代车轮所碾出的鸿沟。

三十年过去,美国“锈带”强劲的复苏已初有眉目,匹兹堡市256米高的美国钢铁大厦矗立着,不断告诉后辈们,这个绿都也曾是个钢城。

10月12日,美的、益海嘉里于深圳举办的第十二届物流透明管理峰会,针对智造时代下的新物流分享最新观点,共同探讨未来发展之道,届时邀您共襄盛宴。

物流透明管理峰会(以下简称透明峰会),是国际物流与交通运输博览会中的智慧物流论坛,2007年由深圳易流科技发起召开,至今成功举办十一届,是物流领域知名的高端行业盛会。

透明峰会紧跟行业热门话题,广邀物流相关产业精英人士、政府、协会、专家学者、媒体等1000余人,共商物流发展大计,本届峰会邀请中物联、菜鸟、天虹 、沃尔玛、美的、益海嘉里等物流及供应链领域的企业,共同探讨在AI、大数据、物联网等科技裂变下的物流升维之道。